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 回援 >

邓艾偷渡剑阁

归档日期:07-05       文本归类:回援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公元263年,魏国进攻蜀国,曹魏率领的十五万精锐与蜀汉大将军姜维的四万大军在剑门关(今四川剑阁县)僵持不下,邓艾率领西路军和诸葛绪的中路军共六万人夹击姜维三万人失败后,邓艾便邀请诸葛绪一起偷渡阴平小路,被诸葛绪以“西行本非诏”拒绝了,于是邓艾便从自己的西路军中挑选精锐万人,绕道剑阁西走过七百余里的阴平小路,直达今四川江油,直插蜀汉腹地,蜀汉朝廷立刻派诸葛亮的儿子,领兵二万出发抵御邓艾,黄权的儿子劝诸葛瞻速行居险,但诸葛瞻犹豫不决,最后全军在绵竹有险不守,却出城和邓艾野战,最后被邓艾全歼,不久刘禅不等各地回援的数万援兵,就采纳谯周的建议,向远在雒城的邓艾投降,蜀汉灭亡。此战是结束自东汉末年以来分裂局面,重新实现中国统一的重要步骤。灭蜀之役,邓艾为首功。

  司马昭害死了魏帝曹髦,认为内部已经稳定,而且蜀汉已经“师老民疲,我今伐之,如指掌耳”,决定采取“今宜先取蜀,三年之后,因巴蜀顺流之势,水陆并进”灭东吴的方针,朝内群臣都认为不可能,惟独钟会支持。那时候,接替诸葛亮的大臣蒋琬、费袆都已死去,蜀汉担任大将军的是姜维。姜维有心继承诸葛亮的北伐事业,从239年-262年之间十一次北伐,详见姜维北伐,前后被消灭的魏军达五六万之多,己方伤亡不过万余人。因此有“时蜀官皆天下英俊无出维右”这一说法。

  魏国任钟会为镇西将军,都督关中,作伐蜀准备。同时扬言要先攻吴,以迷惑蜀汉。姜维一眼就看破的魏国的声东击西之策,立刻把情况上报刘禅,建议让左右车骑将军张翼和廖化分别领兵把守阳安关口(即阳平关,在今陕西宁强西北)和阴平(今甘肃文县西北)的桥头,作好防备,前者是魏军入侵蜀汉要进入平原的重要关口,后者是姜维军回援汉军的必经之路,但后主只宠信宦官黄皓,黄皓则相信鬼巫之说,以为魏军不会进攻,刘禅信以为真,把姜维的建议,置之脑后,连群臣都不让知道。

  263年8月,十八万魏军分三路南下:由于曹魏认为“蜀所恃赖,唯维而已。”所以西路军由邓艾所率的三万多人,出狄道向甘松、沓中直接进攻姜维;中路军由诸葛绪率三万多人马,自祁山向武街、阴平之桥头切断姜维后路;而东路军由钟会率主力十余万人,再分三路分别从斜谷骆谷、子午谷进军汉中。

  刘禅闻讯后,连忙按照当初姜维的建议让廖化赶赴阴平;派张翼董厥阳平关防守钟会军,同时按照姜维制定的汉中防御战略敛兵聚谷”,但廖化和张翼董厥的援军到达目的地前,这些地方都已经失陷了,这防御战略频临破产。钟会遂亲自领兵十余万攻乐城,另外派胡烈领兵万余去对更加险峻的阳安关采取牵制性进攻,乐城守将王含只用五千守军就粉碎了钟会的进攻。此时阳安关守将傅佥准备固守待援,但蒋舒想出去投降,于是和傅佥说:“现在贼军到了却不出击,不是好的想法。”傅佥说:“受命保城,不是只为了军功,如果抗命出战,导致这里失守,死了也有负于国家。”蒋舒说:“你认为守住这里就行,但我以认为出战克敌才是功劳,我们各干各的。”于是带兵出城。傅佥以为蒋舒出去进攻胡烈,但蒋舒却去投降了胡烈。胡烈让蒋舒诈开城门,乘机进攻,傅佥一直反击到战死,魏军也很配合傅佥的忠心。钟会听说阳安关已经攻下,打开了通往平地的大门,于是派李辅荀恺各领并一万围攻乐城的王含和汉城的蒋斌,自己带兵直奔剑门关。

  西路军也同时展开攻势,邓艾命天水太守王颀、陇西太守牵弘、金城太守杨趋分别从东、西、北三面进攻沓中姜维。不过姜维因获悉魏军已进入汉中的消息,担心阳安关失守,剑阁孤危,便不作抵抗,且战且退,希望尽快赶到剑阁援助。但中路军已从祁山进达阴平之桥头,切断了姜维的退路。

  姜维为引开魏军,便率军从孔函谷绕到诸葛绪后方,诈称攻击。诸葛绪怕自己的后路反被切断,慌忙后退三十里,姜维趁机立即回头越过桥头。当诸葛绪察觉自己上当时,蜀军已远远离去,追赶不及。至此魏军派出六万精锐阻止姜维3万兵马回师的目的已经破产。姜维从桥头至阴平,一路向南撤,途中遇到了驻守在白水关廖化就和廖化一起赶赴阳安关,之后在汉寿遇到了张翼、董厥等蜀汉援军,听说阳安关丢失,于是全军退守剑阁,抵抗魏军。

  钟会率军进向剑阁,剑阁在今四川剑阁县,西有相连的小剑山和大剑山,地形险峻,道小谷深,易守难攻,姜维利用这种有利于防守的地形,在此列营守险,而刘禅也派人向东吴求救,吴国派出丁封孙异等救蜀。

  钟会前有剑阁雄关,寸步难进,后黄金、乐城、汉城三地要隘,东溯汉水、芒刺在背。要是拖拉下去,形势真如姜维所预计:“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到时退兵,蜀汉若诸城并出,前后夹击,那就比昔年曹爽更惨了。钟会于是又干起最拿手的,动笔杆子,寄希望于原为魏人的姜维归降,致书于姜维:“公侯以文武之德,怀迈世之略,功济巴、汉,声畅华夏,远近莫不归名。每惟畴昔,尝同大化,吴札、郑乔,能喻斯好。”姜维置之不理,钟会文笔虽佳,面对天险,还是得用武略攻之,只得硬着头皮强攻剑阁,姜维列营守险。试想魏军强攻黄金、汉乐已近两月尚且不下,又安能一鼓攻克剑门,只是白白损兵折将罢了。攻关不克,钟会只得暂时引兵后退,蜀军保险拒守。魏军真处于 “攻关不克,野无散谷,千里县粮,自然疲乏”,又是前狼后虎、进退维谷的僵局。钟会屡攻不下,但剑阁又是通往成都的主要通道,不能放弃,加上魏军粮食不继,军心开始动摇,众人都担心前功尽废。

  邓艾挑选精兵,想与诸葛绪联合经江油避开剑阁,直取成都。但诸葛绪以自己只受命阻拦姜维,不可自作主张为由,拒绝邓艾联军之议,率军东去,与钟会军会合。不过,钟会为扩大军权,密告诸葛绪畏懦不前,结果诸葛绪反被征还治罪,其部归属钟会 。

  从阴平到江油,高山险阻,人迹罕至,十分艰难。这年十月,邓艾率军万余人自阴平道,行无人之地300多公里,一路凿山通道,造作桥阁。时“山高谷深,至为艰险。又粮运将匮,频于危殆。”面对困难,邓艾身先士卒,遇到绝险处,“以毡自裹,推转而下,将士皆攀木缘崖,鱼贯而进,攀登小道,凿山开路,越过7百余里无人烟的险域,“粮运将匮,频於危殆”,”在克服了这些难以想象的困难之后,魏军终于通过了阴平险道,到达江油。江由据石门,临涪水,一面大江,三面悬崖,是和剑阁齐名的天险,但蜀江油守将马邈见魏军畏战而降。

  邓艾魏军乘胜进攻涪城。邓艾自阴平进入景谷旁道后,成都方面已经知道这个消息了,令行都护卫将军诸葛瞻督率诸军拒敌,邓艾的奇袭战略至此可称破产。此时南中督霍弋听说魏军偷渡阴平,也上书刘禅,请求批准出兵北上支援,刘禅认为诸葛瞻军超过邓艾军,认为击败邓艾是完全可以的,于是不批准霍弋带领援军北上的请求,只让远在永安的阎宇带领永安两万兵马回援。但诸葛瞻的大军到达涪城之后却止步不前。劝告诸葛瞻速速前行,占据险要,不要让魏军进入平地。黄崇屡次进言,乃至痛苦流涕,诸葛瞻却不为所动,依旧在涪城不前。

  邓艾击破诸葛瞻的前锋,诸葛瞻一闻前锋被破,就引兵自涪关后撤一百多里,退守绵竹。又把涪关险城当大礼送给了邓艾。 进屯绵竹后,诸葛瞻才意识到自己在战略上已经铸成大错,长叹:“吾内不除黄皓,外不制姜维,进不守江油,吾有三罪,何面而反?”最后野战是役蜀军伏尸数万,诸葛瞻和黄崇、尚书张遵(张飞之孙),羽林右部督李球均战死沙场。此时后主却不等阎宇的援军就听从从谯周主降的建议,投降了魏国。

  而在坚守剑阁的姜维,先闻邓艾领万人偷渡阴平,但听闻诸葛瞻领成都戍卫军迎敌,虽然对诸葛瞻领兵有所担心,但认为诸葛瞻带领着蜀汉最精锐的兵马,而且兵马超过邓艾一倍,即使不胜也不会失败,因而未派援军回援,专心带兵在剑门关对付三倍于自己兵马的钟会军,之后听闻诸葛瞻全军覆灭,但未知刘禅确切消息,怕直接回师被钟会进攻背后,于是便引军东入巴中绕道赶赴成都。钟会率魏军进驻涪城,另派胡烈田续庞会等追赶姜维。

  邓艾进了成都,攻灭了蜀汉,觉得自己了不起,骄傲起来,连钟会也不在他眼里。他直接向司马昭上书,要趁这次打胜仗的势头,一鼓作气把东吴灭掉。哪儿知道司马昭下个命令给邓艾,说:“军事行动不许自作主张。”这件事把邓艾气得要命。此时的姜维退到郪县,接到了后主刘禅让他投降的皇命,蜀军将士接到这个命令,又气愤又伤心。有的兵士恨得拔出刀来,在大石头上乱砍。姜维率廖化张翼董厥等人投降钟会。钟会赏识姜维是个好汉,把他当作自己人一样看待。两个人出门一块坐车,回到军营一起议事,要好得简直拆不开。

  邓艾在灭蜀汉后,对司马昭说应该封刘禅为扶风王,结果使司马昭猜忌邓艾,姜维为了复兴汉室,假装听命于钟会,然后让钟会趁机诬告邓艾欲叛。结果邓艾父子被卫瓘收捕,押往洛阳。邓艾被捕后,钟会独大于蜀中,结果与希望恢复汉室的姜维联合发动叛乱。

  钟会打算派姜维率兵五万出斜谷,占领长安,再派骑兵经陆路、步兵经水路,攻打孟津、洛阳,夺取天下。但出乎钟会意料之外,司马昭派万余兵占据斜谷,自领十万兵屯于长安。结果钟会决定占据巴蜀,割据西南,姜维建议钟会屠杀牙门骑督以上官职的人,但钟会犹豫不决,结果魏将起兵反叛钟会。姜维带着钟会的卫兵和四面涌来的几万魏军激战,姜维已六十二岁高龄手刃五六个魏兵后被杀,魏兵杀死姜维后又杀死钟会,在成都城内烧杀抢掠。在钟会被杀之后,邓艾的将士去迎接邓艾,但卫瓘怕邓艾报复,派田续领兵去杀邓艾,双方在绵竹附近遇上,邓艾被杀,至此钟会的叛乱结束。

本文链接:http://donthegame.com/huiyuan/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