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 会师 >

红军长征中共有几次会师

归档日期:08-29       文本归类:会师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934年9月20日,中革军委指示红6军团“由现地域经青江、青溪、思县到达省溪(今万山)、铜仁、江口地域,然后设法与二军团首长取得联络”。10月4日,中革军委再次电告红6军团“二军团已占印江”,应“迅向江口前进”,向红2军团靠拢。

  1934年7月初,军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开始全面进攻。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为了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减轻敌人对中央苏区的压力,决定以红7军团组成抗日先遣队,北上闽浙皖赣边地区,发展游击战争。

  以“吸引蒋敌将其兵力从中央苏区调回一部到其后方去”,配合中央红军主力,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同时规定红7军团的行动计划为:第一步,由瑞金出发,到福建闽江地域,第二步到浙江省兰溪地域,第三步在浙江、皖南创建根据地。

  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布指示:我军基本任务是用一切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取得与四方面军直接会合。当日,中央红军占领芦山,接着翻越了第一座大雪山一一夹金山,向懋功前进。

  1935年9月初。红25军进入陕甘根据地。7日,到达保安县的豹子川。由于红25军政委吴焕先在甘肃泾县四坡村战斗中不幸牺牲,中共鄂豫陕省委决定徐海东任军长,程子华任政委、代理鄂豫陕省委书记。9日,红25军到达陕西永宁山,同中共陕甘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1935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甘肃岷县以南的哈达铺。在这里,根据从当地找到的报纸上获悉陕北的红军和根据地仍然存在的情况,提出到陕北去。

  红6军团翻越雪山之后,于1936年6月3日到达理化以南甲洼地区,同前来迎接的红32军会师。

  为了迎接红2、6军团的到来,红四方面军总部曾专门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和布置,要求部队大力开展迎接红2、6军团的组织准备工作。

  红四方面军各部队广泛地进行了迎接会师的政治动员和各项准备工作,热烈展开了赶制慰问品的活动。

  红四方面军第30军经过道孚、炉霍到达甘孜。6月30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2军团到达甘孜附近的绒岔与红四方面军第30军先头部队会师。7月1日,红2、6军团齐集甘孜。

  1936年10月7日,红四方面军第4军一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第73师胜利会合。

  10月8日,红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第10师,与红一方面军的第1师在甘肃会宁的青江驿、隆德的界石铺胜利会师。9日,红军总部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进入会宁城。

  正在北进途中的红二方面军指战员闻知一、四方面军已在会宁会师的消息,加快了行军的速度,以求早日分享大会师的欢乐。10月22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率总指挥部到达隆德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会师。

  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王震、左权、在这里亲切会面。红一方面军把3万块大洋、20多头牛、2000多只羊、数万斤粮食、1000套棉衣、数万张羊皮、500多匹布、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赠送给红二方面军。

  两军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大会,欢庆胜利会师。中共中央派等前来慰问,并传达了瓦窑堡会议精神和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

  知道合伙人历史行家采纳数:6319获赞数:41919毕业于苏州科技学院历史学系,从事历史教育多年。博闻强记,博览群书向TA提问展开全部红军长征中,至少有八次会师。

  1934年9月20日,中革军委指示红6军团“由现地域经青江、青溪、思县到达省溪(今万山)、铜仁、江口地域,然后设法与二军团首长取得联络”。10月4日,中革军委再次电告红6军团“二军团已占印江”,应“迅向江口前进”,向红2军团靠拢。

  按照中革军委指示,红6军团向江口前进。10月上旬,红6军团在甘溪陷入军重兵包围。第17师第49团、第51团各一部,在军团参谋长李达率领下,经过9天9夜的艰苦转战,冲破重围,15日,首先到达黔东根据地之沿河地区,与红3军(红2军团)一部会合。李达向贺龙等红3军领导人详细汇报了红6军团的情况与危险处境后,贺龙等领导对红6军团十分关切。不顾湘西敌军陈渠珍部及黔军的拦阻,于10月16日亲率红3军主力和李达所部兼程南下,迎接红6军团。

  10月23日,红6军团主力到达黔东印江县木黄。24日,贺龙、关向应率领红3军主力及李达所率红6军团一部从芙蓉坝、锅厂到达木黄,两军胜利会师。

  10月25日,红3军、6军团致电中革军委,提出:以目前敌情及红3军、6军团力量,“两个军团应集中行动。我们决定加强苏区党和武装的领导,开展游击战争,巩固发展原有苏区”。

  10月26日,两支红军部队在四川省酉阳县南腰界举行了隆重的会师大会。任弼时宣读了中共中央庆祝红3军和红6军团会师的贺电,就当前的形势和任务作了报告。会后,红3军奉中革军委电令,恢复了红2军团番号。贺龙任军团长,任弼时任政治委员,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

  11月6日。中央书记处电告红2、6军团:中央决定建立湘鄂川黔边省委,以任弼时为书记。贺龙、夏曦、关向应、萧克、王震等为委员;在军队方面,2、6军团均改编为现行编制的一个师,仍保留2、6军团的名义,红2军团军团长由贺龙担任,政委由贺龙兼,红6军团军团长为萧克,政委为王震;两军团均直受军委领导,但在两军团共同行动时,则由贺龙、任弼时统一指挥。随后,红2、6军团从南腰界出发,向湘西地区发动攻势作战,以策应中央红军的战略转移,并开辟新的苏区。

  1934年7月初,军向中央苏区中心区域开始全面进攻。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为了摆脱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的困境,减轻敌人对中央苏区的压力,决定以红7军团组成抗日先遣队,北上闽浙皖赣边地区,发展游击战争。以“吸引蒋敌将其兵力从中央苏区调回一部到其后方去”,配合中央红军主力,粉碎敌人第五次“围剿”。同时规定红7军团的行动计划为:第一步,由瑞金出发,到福建闽江地域,第二步到浙江省兰溪地域,第三步在浙江、皖南创建根据地。

  在福建连城地区活动的红7军团于7月初调回瑞金,进行短期整训,并突击补充了2000多名新战士。在瑞金,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的几位主要领导人及共产国际派来的李德,接见了红7军团领导人寻淮洲、乐少华、刘英、粟裕,当面交代任务,宣布由红7军团组成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立即向闽、浙、皖、赣等省出动。中共中央还在印刷条件极为困难的情况下,赶印了《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宣言》、《中国工农红军北上抗日先遣队告农民书》、《中国能不能抗日?》及《拥护红军北上抗日运动口号》等宣传材料。共160万份,供红7军团北上沿途宣传和散发。

  7月6曰晚,以红7军团组成的北上抗日先遣队6000余人,在军团长寻淮洲、政治委员乐少华的率领下,从瑞金出发东进,经过长汀、连城、永安,进入闽中地区。

  抗日先遣队先后转战于闽、浙、皖、赣4省几十个县,一度震动了福州、杭州、徽州等地,行程3200多里,连续行军作战,深入敌人腹心。击退了敌人无数次的截击、追击和“围剿”。

  10月15日、21日,中革军委两次电示北上抗日先遣队转移到闽浙赣苏区整顿补充。遵照中革军委命令,北上抗日先遣队经浮梁、德兴间的山地,通过敌人两道封锁线,进入闽浙赣苏区,并于11月初在江西葛源以北重溪同红10军会合。闽浙赣苏区是方志敏等同志领导创建的老苏区。抗日先遣队到达后,受到苏区群众的热情欢迎,方志敏亲自到驻地看望北上抗日先遣队指战员,并组织筹集物资慰问抗日先遣队。在当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亲切慰问下,抗日先遣队指战员近4个月的艰辛劳顿,顿时一扫而光,部队情绪迅速振奋起来。

  接着,部队进行了整编。根据中革军委11月4日命令,北上抗日先遣队同闽浙赣苏区的红10军及新升级的地方武装合编,成立红军第10军团,刘畴西为军团长,乐少华为政治委员,继续担负抗日先遣队的任务。红10军团辖第19师(北上抗日先遣队改编)和20师(原红10军改编)、21师(由地方武装组成),寻淮洲和聂洪钧分别担任第19师师长、政委,刘畴西、乐少华分别兼任第20师师长、政委。省苏维埃政府主席方志敏兼任赣东北军区司令员,曾洪易任省委书记兼军区政委,粟裕任军区参谋长(后改任红10军团参谋长)。

  红10军团编成后,遵照中革军委的指示,第19师仍出动到浙皖赣边,打击“追剿”之敌,发展新苏区;第20师、第21师,留在闽浙赣苏区坚持斗争。

  1935年6月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发布指示:我军基本任务是用一切努力不顾一切困难取得与四方面军直接会合。当日,中央红军占领芦山,接着翻越了第一座大雪山一一夹金山,向懋功前进。

  10日1时,野战军司令部命令红1军团2师继续前进,赶于l2日攻占懋功。11日,《红星》报第20期发表《同四方面军会合去!》的文章。文章说:“我们在最短期间内便能与红四方面军握手见面了,两大红军主力的会合,将使我们的战斗力量更加增强,更有保证地在军委统一指挥之下协同一致作战。”“我们无论如何要争取这一伟大任务的迅速实现。”

  6月12日12时,红一方面军先头部队红1军团第2师第4团在夹金山、达维之间与红四方面军第9军第25师第74团胜利会师。红四方面军转交了张国焘、陈昌浩、给中央的信。信中说:我们先头团已于8日占懋功,大部正在向懋功开进,先头部队向达维开进,对敌军筑工事、警戒,掩护你们会合。“今日汇合,士气大为振奋,西征军艰苦卓绝之奋斗,极为此间指战员所欣服。”

  6月15日,《红星》报第21期发表了《向全野战军介绍一下红四方面军》一文和社论《伟大的会合》。社论说:红一、四方面军的会合“是历史上空前伟大的事件,是决定中国苏维埃运动今后发展的事件”,“是五次战役以来最大的胜利”,“是中国苏维埃运动新的大开展的基点”。这一天,张国焘、陈昌浩、及红四方面军全体指战员致电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周(恩来)政委、中央红军全体指战员,说:“懋功会合的捷电传来,全军欢跃。”

  6月18日,中共中央由达维出发,抵达懋功。懋功有藏、回、汉三个民族居住,东南有夹金山,南有蛇皮梁子,东北有牛头巴朗山、红桥山,北有梦笔山,均属岷山山脉。红一、四方面军胜利会师后,在县城的天主教堂召开了干部大会,并在城隍庙举行了庆祝会师的联欢会。红军两大主力会师后,为了加强部队建设,互相学习,交流建军和作战经验,根据中共中央指示。红一方面军抽调一批干部加强红四方面军。红四方面军抽调部分部队加强红一方面军。同时,还互相参观访问,互相学习,充分体现了兄弟般的团结和革命军队之间的战斗友谊。

  1935年9月初。红25军进入陕甘根据地。7日,到达保安县的豹子川。由于红25军政委吴焕先在甘肃泾县四坡村战斗中不幸牺牲,中共鄂豫陕省委决定徐海东任军长,程子华任政委、代理鄂豫陕省委书记。9日,红25军到达陕西永宁山,同中共陕甘党组织取得了联系。

  1935年9月15日,红25军到达陕西延川县永坪镇。16日。刘志丹率红26、红27军到达永坪镇,3个军胜利会师。

  9月17日,中共鄂豫陕省委和西北工委举行联席会议,决定成立中共陕甘晋省委,朱理治任书记,郭洪涛任副书记。会议还决定红25军同陕甘红军第26、第27军合编为第15军团,徐海东任军团长,程子华任政治委员。刘志丹任副军团长兼参谋长,红25军改编为第75师,红26军改编为第78师,红27军改编为第81师。

  9月18日,在永坪镇举行盛大的军民联欢大会,庆祝胜利会师和纪念九一八事变4周年。徐海东、刘志丹、郭述申、聂洪钧、朱理治等分别在会上讲了话,号召全体军民互相学习,加强团结,积极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坚决粉碎敌人对陕甘革命根据地的第二次“围剿”,为巩固和扩大陕甘革命根据地而奋斗。

  会后,各地掀起了参军热潮,红15军团发展到7000余人。不久,红15军团在劳山战役中消灭敌人110师,使陕北根据地不断巩固和扩大。

  1935年9月18日,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率领红一方面军主力到达甘肃岷县以南的哈达铺。在这里,根据从当地找到的报纸上获悉陕北的红军和根据地仍然存在的情况,提出到陕北去。按照俄界会议的决定,红一方面军主力在此正式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陕甘支队,彭德怀任司令员,任政治委员。9月27日,陕甘支队占领通渭县榜罗镇,中央政治局常委在此召开会议,正式确定落脚陕北,保卫和扩大根据地。会后,陕甘支队越过六盘山,于10月19日进抵陕甘根据地的吴起镇(今吴旗)。10月21日,陕甘支队在吴起镇附近将尾追之敌骑兵2000余人击溃。中央政治局在此召开会议,指出历时一年的长途行军已经结束,今后的战略任务是保卫和扩大陕北苏区。以陕北苏区领导全国革命。陕、甘、晋三省是发展的重要区域。会后,派出先遣队寻找陕北红军和刘志丹。

  10月底,党中央派人给红15军团送去了陕甘支队全体指战员《告红二十五、二十六军全体指战员书》,表达了对红25、26军的热情慰问、鼓励和对胜利会师的祝贺。《告指战员书》指出:“我们久已听到了红二十六军同志们在陕甘边长期斗争的历史,红二十五军同志们在鄂豫皖英勇斗争和在河南……陕西、甘肃的远征,听到群众对你们优良纪律和英勇斗争的称赞。”“我们的会合是中华苏维埃运动的一个伟大胜利,是西北革命运动大开展的号炮!”它将为开展西北苏维埃运动大局面、赤化全中国打下巩固的基础。红15军团指战员听了《告指战员书》无不欢欣鼓舞,群情振奋。军团长徐海东高兴地说:“毛主席快到了,再打上一仗,作为见面礼!”

  11月2日,中共中央率领陕甘支队先头团进驻陕甘边苏维埃政府驻地甘泉县下寺湾。11月3日在富县以北地区召开欢迎中央红军到陕北大会。同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决定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西北军委宣布恢复红一方面军番号,红15军团编人红一方面军建制。红一方面军司令员彭德怀,政治委员(兼)。红一方面军下辖红1军团和红15军团。尔后,红一方面军总部和红1军团即从下寺湾地区向甘泉以南道左铺地区红15军团驻地开进。、彭德怀在红15军团驻地会见了徐海东、程子华等,给予了亲切的勉励。为了加强对红15军团的各级领导,中革军委先后派周士第、王首道、冯文彬、张纯清、陈奇涵、宋时轮、黄镇、唐天际、杨奇清、周碧泉、伍修权、毕士悌等一批军政领导干部到红15军团工作,受到红15军团各级领导的热烈欢迎。

  11月21日,红1军团和红15军团对进至直罗镇的军第109师发起进攻。24日攻占直罗镇。直罗镇战役的胜利,打破军对陕甘苏区第三次“围剿”,巩固了陕甘苏区,为党中央把革命大本营放在西北,举行了奠基礼。

  红6军团翻越雪山之后,于1936年6月3日到达理化以南甲洼地区,同前来迎接的红32军会师。

  为了迎接红2、6军团的到来,红四方面军总部曾专门对部队进行了动员和布置,要求部队大力开展迎接红2、6军团的组织准备工作。

  红四方面军各部队广泛地进行了迎接会师的政治动员和各项准备工作,热烈展开了赶制慰问品的活动。

  红四方面军第30军经过道孚、炉霍到达甘孜。6月30日,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率领2军团到达甘孜附近的绒岔与红四方面军第30军先头部队会师。7月1日,红2、6军团齐集甘孜。

  7月2日,红2、6军团与红四方面军在甘孜召开庆祝会师大会。朱德总司令和任弼时在会上讲了话,给全体指战员以深刻的教育和巨大的鼓舞。

  7月5日,红2、6军团奉中革军委电令,组成中国工农红军第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治委员,萧克任副总指挥,关向应任副政治委员。所属第2、第6军团番号不变,另将第32军编人红二方面军建制。

  1936年10月7日,红四方面军第4军一部到达会宁,与红一方面军第73师胜利会合。

  10月8日,红四方面军的先头部队第10师,与红一方面军的第1师在甘肃会宁的青江驿、隆德的界石铺胜利会师。9日,红军总部及红四方面军总指挥部进入会宁城。

  10月10日,为了避开敌机的袭扰,红一、四方面军于10日黄昏在会宁文庙举行了规模盛大的庆祝会师联欢大会。朱德、张国焘、、陈昌浩、陈赓出席了大会。在会上,宣读了党中央的贺电。、陈昌浩、陈赓分别代表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互致祝贺。接着,红一方面军指战员把久已备好的大批慰问品——毛衣、毛袜、手套等赠给红四方面军的战友,从而把庆祝大会的热烈气氛推向高潮。由于张国焘错误路线的干扰,红一、四方面军1935年9月在茫茫草地中痛苦分离后,经过一年的艰苦斗争,又在黄土高原的会宁城胜利会合。两军战友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放下手中的武器,抛下肩上的背包,含着热泪,悲喜交集地互相拥抱,互致问候。掌声、笑声、欢呼声,像一阵阵春雷,响彻会宁城上空。在这欢乐的时候,红四方面军领导人、陈昌浩、李卓然向党中央发了致敬电,满怀激情地描述了大会师的盛况,表达了他们同红一方面军会师后的激动心情。

  正在北进途中的红二方面军指战员闻知一、四方面军已在会宁会师的消息,加快了行军的速度,以求早日分享大会师的欢乐。10月22日,红二方面军总指挥贺龙、政委任弼时率总指挥部到达隆德将台堡,同红一方面军主力胜利会师。贺龙、任弼时、关向应、王震、左权、在这里亲切会面。红一方面军把3万块大洋、20多头牛、2000多只羊、数万斤粮食、1000套棉衣、数万张羊皮、500多匹布、2万斤羊毛和3架缝纫机赠送给红二方面军。两军在将台堡召开了规模盛大的联欢大会,欢庆胜利会师。中共中央派等前来慰问,并传达了瓦窑堡会议精神和的《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的报告。

  10月24日,中央书记处向共产国际报告说:“三个方面军已完全会合,我们正用大力在三个方面军中进行干部的政治教育,保证整个红军在民族革命战争的新阶段中担负组织者与领导者的责任。”

  红军三大主力会师,标志着中国工农红军胜利地完成了1934年秋开始的战略大转移的历史任务,宣告了反动派围追堵截、聚歼红军阴谋的彻底破产,极大地推动了正在蓬勃发展的抗日救亡运动。促进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开创了中国革命的新局面。

  展开全部如果把红六军团的长征也计算在内的线月与红二军团会师结束,他们是红军长征的先遣队,是中共中央和为了给中央红军战略转移探索道路的。且中央红军最初的转移计划也是打算与二、六军团会师)红军长征的会师有以下那么几次:

  1934年10月,红六军团到达鄂西与红3军会师,红3军恢复二军团番号,二、六军团共同创建湘鄂川黔苏区。

  1935年9月,红25军从大别山,经湖北、河南、陇东,到达陕北,与当地红26军、27军会师,合编为15军团。

  1936年6月,红二、六军团在甘孜与张国焘率领的南下受挫的红四方面军会师。二、六军团合组为二方面军。

  展开全部1934年10月10日夜间,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悄然从瑞金出发,率领红一、三、五、八、九军团连同后方机关共8.6万余人进行战略转移,向湘西进发,开始了悲壮而又前途未卜的漫漫征程。(中央就是红一方面军)

  1936年7月份南下的红四方面军与红六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会师由于部队缩减三军合为一军叫红二方面军尔后红二方面军北上。

  1934年8月到10月红六军团起点是湘赣边界罗霄山脉北段,最终到达鄂西与红3军会师,3军恢复二军团番号,共同创建湘鄂川黔苏区。

  1934年11月到1935年9月红25军,起点是大别山,经湖北、河南、陇东,终点是陕北,与当地红26军、27军合编为15军团。

本文链接:http://donthegame.com/huishi/4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