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2019手机棋牌游戏平台代理 > 毁伤效应 >

什么是一体化联合作战理论?什么是协同联合作战理论

归档日期:08-21       文本归类:毁伤效应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2013-11-20展开全部一体化联合作战是我军在尚未完成协同性联合作战理论的情况下,以跨越式发展方式实现作战理论创新的重大举措,它与完成新世纪新阶段我军历史任务的新要求相吻合,其中蕴涵着深刻的战略思想。一体化联合作战作为一种战略思想,是统领各种作战理论的纲领,旨在统一各军种的作战行动。美军认为,“联合作战是指美国军队两个或两个以上军种——陆军、海军、空军、海军陆战队——的统一军事活动”。一般来说,联合作战在作战准备上更多地表现为向战场机动过程中的联合,此时的联合,主要是陆军依靠海、空军实现远程兵力投送,而在作战行动上的联合,主要表现为各军兵种为统一的作战目的协调行动,这时,各军兵种没有主次、高低、先后的区别,只有资源共享、互为补充、各司其职的关系。海湾战争中,美军改变了越南战争逐次增兵的做法,而是将所需作战力量一次集结到位,然后各军种全线展开同步行动:空军F-117隐形轰炸机在沙特阿拉伯基地起飞,从高空越过伊军雷达覆盖区攻击伊拉克南部的指挥中心;海军从波斯湾和红海发射巡航导弹沿地表面攻击巴格达的指挥中心;陆军AH-64“阿帕奇”直升机从超低空攻击伊拉克边境上的预警雷达站……三军行动几乎同时展开,各打各的目标,由此可见美军联合作战行动的雏形。科索沃战争中,美军的海、空军行动也大致如此。到了伊拉克战争,美陆军第3机械化师先头部队在“震慑”行动中与海空军同时展开,主要依靠自身炮火和攻击直升机的掩护向巴格达推进。显然,美军主张各军种独立作战,所谓联合是在战略层上区分打击目标共同达成战争目的。可以说,一体化联合作战理论的本质,是围绕一体化联合作战行动形成的各军种作战理论。陆军作战理论创新首先应服从一体化联合作战的总体构想,以发挥一体化联合作战的整体效益为目标,力求推出新体系。一体化联合作战作为联合作战的高级形式,已经具备了崭新的特征,如作战体系横向无缝链接,战场信息一体实时共享,指挥决策动态随机控制,攻击行动形散但却神聚,作战能量同步快速释放……这些基本特征对陆军作战提出了不同于以往的要求:——陆军各作战力量、各战场和各种作战行动,在指挥控制上实现横向上的互联互通互操作,改变以往作战在力量、时间、空间、样式和行动等方面的纵向逐级矢量性;——陆军与其它军种之间共享信息,近实时地获得同一张“战场态势图”,包括各个战场空间、各种作战力量以及传感器、指挥控制系统、作战平台和作战保障的足够信息;——陆军建立各种辅助决策系统、战场监视系统、毁伤评估系统,以便在任何一个节点上发挥同等指挥效率,使指挥中心可以依托指挥方舱实行无规则动态自由配置,提高指挥的稳定性、连续性以及生存能力。在指挥方式上由集中指挥、分散指挥、委托指挥等方式为主向多级跨越、上下互动、随机控制等方式转变,在指挥决策上由单级封闭式集中决策向多级开放式分布决策转变,在指挥控制上以计划控制为主向动态控制为主转变;——陆军能够在分散配置的情况下集中使用火力,在机动过程中也可快速形成战斗力,追求的是实质上的联合而不是形式上的联合。以小型化、模块化部队在离散游弋的过程中寻歼目标,不与敌重兵集团直接交战,而是通过呼唤远程精确打击火力和校验打击效果达成作战目的;——陆军各种作战力量在整个战场上围绕作战重心同时展开,在最短时间内释放作战能量,并适时调整作战行动,进而自动引起整个作战体系的同步响应。今天,我们讲联合作战,研究联合作战,有着全新的时代背景,有着军事理论变革的潜因。

  未来打什么仗、仗怎么打,是军事斗争准备必须搞清的根本性问题。要解决 “打赢”问题,理论上明白是至关重要的。军事斗争准备,固然需要搞好武器装备、战场建设、科技练兵、国防动员等,但核心仍首推作战理论准备。

  我军在20世纪50年代,伴随着单一陆军向海空军等诸军兵种的高度合成化发展,以及朝鲜战场上陆空协同作战,一江山岛联合登陆作战的初步实践,把诸军兵种协同作战理论研究提上了日程,并取得了重大成果。但由于历史原因,中间长期停顿。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协同作战研究又掀高潮。1987年全军战役理论讨论中,我军汲取了外军许多新的思想,随之提出合同作战、合同战役理论。1993年,我军新时期军事战略方针确定之后,经全军将士近10年的不懈求索,我们的战役思想从原来的合同作战走到了联合作战。诸军兵种联合作战是未来高技术局部战争的基本作战样式,整体作战、联合制胜观念已成共识,特别是凝聚着一系列理论研究成果的《联合战役纲要》和新一代作战条令的颁布实施,以及军委、总部、战区成功组织的历次大规模诸军兵种联合演习,标志着具有我军特色的联合作战理论和实践进入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但更应清醒地看到,当前,对联合作战的理论研究,尚有诸多处女地亟待开垦;要把理论成果运用于联合作战建设和改革实践,也需经历艰难的转化过程。

  我军发展历程的特殊性,陆军以其光荣的历史和辉煌的建树,当之无愧被尊为“老大哥”。以陆军为主、其他军种处于从属地位的合同作战理论的日臻成熟,创造了一个英雄的陆军和陆军的英雄时代。以陆战和陆军为主的作战思想的惯性,使我们对整体作战、综合制胜的联合作战基本思想缺乏实质性研究。即使军种协同作战,往往也从以陆军为主的合同作战范畴来计划和展开。由于这种“惯性”,我们在一些战役训练和演习中,虽纳入有军种,加进联合内容,但总使人感到与信息时代的节拍不甚协调。在战争形态由机械化向信息化演进的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的观念不能站在机械化的平台上止步不前。

  最早提出和实施联合作战的美军,也曾受到“单一军种”思想的制约,但经过学术争论和一系列战争实践的磨合,最终形成了比较完备的联合作战思想和理论体系,并且还在继续发展。相比较之下,我军关于联合作战理论的研究还处于初期阶段,于是,对实际工作的牵引还缺乏应有的力度。

本文链接:http://donthegame.com/huishangxiaoying/356.html